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您的當前位置: > 國內 > 正文

馮遠征:表演類綜藝就是秀 演員演戲時都帶有目的

來源:網絡整理 編輯:茂名新聞網 時間:2019-12-26

馮遠征

  在大眾眼中,演員馮遠征身上最大的標簽是其飾演的“心理變態的家暴男”安嘉和。《不要和陌生人說話》播出近20年,這個角色仍然牢牢地印刻在觀眾的腦海中。這就是一個演員的成功。

  但馮遠征更重要的身份是話劇演員,1985年考入北京人藝后,他陸續出演人藝的招牌劇《北京人》《天下第一樓》《茶館》《日出》《嘩變》等,而近年來主演的《司馬遷》《杜甫》也都是舞臺上的精品力作,現在又在高校教授表演課。關于表演,馮遠征最近出了一本書《馮遠征的表演課》,詳細闡述了他的表演理論。22日,在該書發布會上,馮遠征與讀者交流表演與創作,且接受了記者的訪談。

  文/片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

  記者師文靜

  帥不過唐國強

  丑不過陳佩斯

  憑著堅持當上了演員

  馮遠征的演員路真是坎坷。上初中時,他夢想成為一名專業跳傘運動員,1978年至1981年進行了4年跳傘練習,并且因為熱愛這項運動而放棄了高考。但因為年齡大、體格太瘦,馮遠征后來得知自己不能參加專業運動員考試,這對他來說猶如晴天霹靂。進入拉鏈廠當工人后,馮遠征結識了幾位文藝愛好者,一起學表演,命運又把他帶入了表演行業。但在表演之路上他受到的打擊更多。

  馮遠征說,那時候當演員也是要靠“顏值”,因為自己太瘦,幾乎所有的表演老師都認為他形象不好,“長得不行”。“現在有人看我年輕時的照片說很‘韓流’,就是韓國‘小鮮肉’,但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審美不同。表演老師說你能演什么?你長得又不像唐國強、朱時茂那么帥,你丑又沒丑過陳佩斯。老師這樣問,我就很迷茫。”不過,支撐馮遠征繼續演員夢的是他對作品構思、對基礎理論的理解力很強,聽老師講表演時,比所有的同學反應都快。他認定自己有表演天賦,就堅持著。

  在跟著專業老師學了幾年表演后,馮遠征1984年參加了北京電影學院的考試,在一輪輪的考試中,被第四代導演張暖忻看中從而拍了自己的首部電影《青春祭》。馮遠征說,自己“不像朱時茂,也不像陳佩斯,扔到人堆里不像演員”,這正是這部電影需要的。1985年馮遠征考入北京人藝學員班,正式成為一名舞臺劇演員。

  讓馮遠征名聲大噪的是2001年的家庭倫理劇《不要和陌生人說話》。馮遠征從不介意敞開心扉暢談這個讓很多觀眾產生童年陰影的角色——安嘉和。他說這個角色就是自己的標簽,是深深印在自己腦門上的標簽,提起演員就會提起這個角色,提起這個角色就會提起演員,演員有這樣的代表性角色就不會回避它。“這是一個犧牲我一個幸福千萬家的角色。”

  通過對安嘉和的塑造,馮遠征談了演員如何讓角色出彩。馮遠征說真正的“家暴男”不會跟他談心,而自己又不打老婆,所以為了角色就打了婦女熱線。在聽了大量的案例后,他確信高學歷家暴男是存在的,相信了人物身份的矛盾性,“在外面特別優秀,在家是暴力者,但他絕不是壞人。如果把它當做壞人去演的話,這個人物就不成立。這是一個心理扭曲的人,他對梅湘南每揮動一次胳膊都是極端的愛。”馮遠征說,他不認同角色,但會理解角色,在心里種下人物的種子,找到角色的人情、人性。

  這兩年馮遠征減少了影視劇拍攝出演了話劇《司馬遷》,執導并主演了《杜甫》等大戲。兩部作品的文學性都非常強。他演出了鮮活的、有缺點的、有喜怒哀樂的司馬遷,讓觀眾打破固有認知,而不是一提到司馬遷就想到史記、宮刑兩個詞。

  演戲演到走不出來

  這種說法不可信

  最近,《演員請就位》《我就是演員》《演技派》等有關“演技”的綜藝熱播,引發大眾對演員演技的關注與討論,演員臺前幕后的表演狀態也呈現在普通觀眾面前。什么是演技?中國影視行業為何迫切地呼喚好演技?馮遠征也對表演發表了自己的觀點。

  馮遠征認為,當下的表演類綜藝把表演神秘化了,這是最可怕的事情。他特別贊同演員何冰的一句話,“如果說兩三天就能讓一個人成為好演員的話,還要電影學院、中戲四年的學習干什么”,所以這類節目就是一個秀。“它就是一個在短時間內讓觀眾知道演員怎么準備角色、怎么呈現在舞臺上,至于這些人能不能成為好演員,不能看這一點點的小品片段,要看他真正做的是什么,是不是能留下來。”

  馮遠征說這類真人秀的演員在演戲時,都帶有目的,那就是讓觀眾起雞皮疙瘩,怎么辦呢?就是讓觀眾哭。“沒有一個片段不哭。為什么不讓觀眾笑呢?為什么不讓觀眾笑中帶淚,淚中帶笑呢?因為讓觀眾笑比讓觀眾哭難演,喜劇是最難演的。”馮遠征說這類節目還有個誤區,觀眾誤認為節目呈現了演員是怎么演戲的,其實不是,一個角色的準備,絕不是綜藝節目中那樣,談談就出來了。

  在當下形容一個演員戲好、“演得炸裂”,會說他演到走不出角色,馮遠征說一個好演員不可能走不出角色,不可信。“我演安嘉和走不出來的話,回家就要打老婆了,可是我沒有,因為我回到了自己的生活。演皇帝的,難道演完還要穿著戲服在橫店享受嗎?”馮遠征認為表演要經歷三個階段,大俗到大雅再到大俗,第一個大俗是真實的狀態,大雅是技術帶來的,第二個大俗是技術加真實性經驗帶來的,而表演的最高境界是控制。

欄目分類

本站內容收集于互聯網,如對您的作品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刪除!

Copyright © qingfengjiaju.com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 双色球投注